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详细信息
新阶段遭遇新博弈 环保成为支柱产业需机制突破
发布时间:2015-03-12     阅读:1265 次     来源:中电新闻网

  2013年8月,国务院首次明确将节能环保产业打造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时至今日,环保产业离成为支柱产业还差几步?业内人士表示,环保产业现在距离成为一个支柱产业还差得很远,需要真正形成一个健康的、开放的、充分竞争的、充满活力的市场。



新阶段遭遇新博弈 环保成为支柱产业需机制突破


  多年来,我国在进行环境治理时总会遇到一条难以触碰的敏感神经———经济与环保之间的博弈。“大力搞环保怎么保障GDP?”、“传统行业萎缩怎么保障社会就业?”类似的声音阻碍着我国环境治理的步伐。

  “钢铁厂解决不了的就业,可以转移到环保产业嘛!”看似玩笑的一句话,足以点睛节能环保产业在当前我国推进经济结构转型中所扮演的角色。2013年8月,国务院首次明确将节能环保产业打造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以节能环保产业目前的实力,是否已经具备了承载这一重任的能力?

  环保产业进入新阶段

  3月2日,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举办环保企业家媒体见面会,探讨在经济新常态下,环保产业应走的发展路径。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文一波在会上分析,在经济新常态下,我国的环境保护也进入了新的阶段,这势必会对我国的环保产业发展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首先,经济增速放缓,意味着能源、资源消费增速也将随之下降,污染排放叠加将进入平台期。在此背景下,国家势必加大对落后产能的淘汰力度,用严格环境标准的手段,控制高污染产业的发展,并加大对产业的治理力度,为环境治理创造条件,也给环保产业发展带来空间。

  其次,过去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将全面减速,而会更多地转向环境建设领域。

  “而且,社会公众对环境的支付意愿显著提升,环境产品因其稀缺性从无价到有价、从低价到高价,从而刺激社会资本的进入,整个环境投资将明显加大。”文一波说。

  两大模式将成产业主流

  “对于污染治理、环境保护,需要技术创新,更关键的是要模式创新。”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说,在新的环境下,环保产业必须开辟新的模式。

  环境治理基本分两大领域:城镇和工业。活跃在这两大领域的环保产业也将涌现出不同的模式。对于城镇环境基础设施领域,PPP模式将日渐成熟,并大有所为。

  2002年,原建设部颁布《关于加快市政公用行业市场化进程的意见》,开始在市政公用领域推行特许经营,拉开市场化改革序幕,创造了制度环境,为PPP模式在这一领域的应用铺平了道路,极大地推动了我国城镇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并培育出一批专业化的环境服务公司。

  近期,随着《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合同管理工作的通知》等多项文件出台,PPP模式或将成为未来城镇化建设的主流融资渠道之一。

  在工业污染治理领域,推行第三方治理正当其时。据统计,目前工业污染已占污染总量的70%以上,成为我国环境污染的主要根源。究其原 因,主要是我国工业污染治理依然沿用“谁污染、谁治理”的思路,由排污企业自行解决治理问题,难以建立有利于环境保护的自我约束机制。为此,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将“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转为“污染者付费、第三方治理”。将专业化环境治理企业以市场化方式引入污染治理领域,可以使污染治理相对集中、减少环境治理设施的重复投资、降低治理成本、提升治理水平,同时权责明晰,便于环保部门监管。

  产业模式的不断创新和推广,致使环保企业的业务范围和发展方式也在不断地延伸,出现诸如从工程设备转向投资运营,从单一产业链环节转向横向、纵向的全产业链,从项目拓展转向企业并购等转变。

  成长为支柱产业尚需机制突破

  “环保产业作为国家确立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国家已出台的各项产业政策应督促地方政府尽快落实,并进一步探讨、研究、制定、完善相关配套扶持政策,将环保产业真正打造成国民经济支柱产业。”文一波说。言下之意,目前环保产业作为支柱产业还仅停留在口号上,缺乏很多真正有利的支撑政策。

  国电清新董事长张开元则更坦率地定论,“环保产业现在距离成为一个支柱产业还差得很远。”至于原因,首当其冲的是其总量还比较小,难以爆发出应有的能量。

  “作为支柱产业,首先要具备一定的产业规模,其次要对国民经济产生较大的影响,比如对解决社会就业、对税收等方面都要有较大的贡献。”文一波介绍,外界一直在热炒环保产业,但是投资者的反应并不像预期那样积极主动,产业集中度尚且不够,说明这个行业还存在问题。真正要问诊,归根结底是市场需求还并未成长起来。“环保行业不缺技术,也不缺人才,实际上缺乏的是一个理性的市场需求和市场环境。”环保标准提高,环保执法真正严格,才能唤醒环保市场的刚性需求。

  张开元进一步补充道,环保产业当前并未强大起来,在于还没有真正形成一个健康的、开放的、充分竞争的、充满活力的市场。“在这一点上,我们呼吁从机制上来突破。要制定规则,更重要的是要形成有效的监管机制,保证规则得以真正执行。”